因刻

【狗崽】都一样

*现代

*ooc有,私设有

*感谢阅读

1.

妖狐是被晴明养大的。

晴明是孤儿院的院长,在朋友的帮助下开了平安京较为有名的一家孤儿院。

妖孤不是没有父母,而更巧父母和晴明还是友人。

妖狐还记得那是一次过年走访亲友。

妖狐一家的最后一站是晴明家,那时晴明的孤儿院才刚开始,院里还只有几个小女孩。

没有什么狗血的分离,妖狐和父母分开只是因为母亲的一句玩笑:

【阿崽,你看晴明叔叔只有女儿,阿妈又正好多了个儿子,你留下来当叔叔的儿子吧。】

当时妖狐年纪小,上头还有个哥哥。

而大家又都以为妖狐母亲在开玩笑,于是妖狐就被留在了晴明家。

在晴明家的时候,妖狐一直在等母亲来接他。

妖狐一直等啊等,等到院里的女孩子不再哭了,等到院里又新来了小弟弟,等到他和院里的孩子混熟了,等到妖狐自己都觉得母亲不会来了。

事实上他的母亲也真的没有再来过。

妖狐就这样以孤儿的身份住了下来。

也不是没有向晴明打听过自己母亲的下落,只是他的双亲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就算是调动了警察寻找也无济于事。

2.

晴明挺惊讶妖狐的坚强。

三四岁的孩子一直没有哭,只是常低着头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在孤儿院过得挺习惯。

像是他已经来院里很久了。

后来晴明觉得不一样了。

那不是坚强,是随性的薄情。

就像妖狐的母亲一样,一个玩笑,亳不留情的放弃了自己的孩子。

3.

妖狐是晴明看着长大的。

自从十三岁生日那晚通宵在外第二天回来后,妖孤就开始变了。

明明很沉默懂事的乖孩子开始不一样了,妖狐的性格开始偏于处向,开始变得张扬,像是解放天性一般的变了样子。

妖狐开始变得狡猾。会和身边的人肆意的开玩笑,会在路上向陌生的女性搭讪。

他蓄了较长的头发,留了中分,让本来就耐看的五官更加张狂,引人注目。

一切都熟练得一踏糊涂,像是他本来就是这样。

身边的人虽然开始很惊讶他的变化,但时间总让人习惯了一切。

4.

妖狐在还小的时候有过领养人想要领养他,但都被一一拒绝了。

再到后来,妖狐交了男朋友,大家也并没有太惊讶,只是看着妖狐笑得幸福。

大天狗是平安京大学的男神,颜值高,性子冷,智商高,是无数学妹学姐的梦中情人,是妖狐的男友...

两人感情很好,虽然大天狗还是面瘫着一张脸,妖狐还是拿着一把纸扇到处作妖。

两人感情很好,所以大天狗会不经意柔和了眼角,妖狐会时不时红着脸偷笑。

两人感情很好,于是一起交往了很长的时间,同居了很多个日夜。

5.

分手的那天大天狗很平静,在对方把话说出口后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分手的那天妖狐很平静,在把话说出口后也是一直笑着弯着嘴角。

大天狗也想过为什么妖狐会提出分手,只是他性子薄凉,没能问出口,即便是问出口了也只有尴尬。他很爱妖狐,更希望妖狐幸福。

妖狐也想过为什么自己会提出分手,大天狗对他很好,他也很爱大天狗。虽然在提出分手后马上就后悔了,但是沉默中他说不出挽留的话。

6.

毕业后两人没了交集,生活还是原样。

妖狐去了国外,大天狗在国内发展。

然后时光的风吹红了枫叶,染白了青丝。

7.

幼时的妖狐在晴明家呆了五天后开始向晴明打听母亲的下落。

而妖狐的妈妈在家里等了妖狐四天后搬家离开。

妖狐的母亲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她一直在等,死脑筋的以为妖狐并不是那么喜欢回家,所以选择离开。

关于自己的离开,她知道自己也许会后悔,知道妖狐也许会怨她,知道家人也许会不高兴,但是她还是一无反顾的选择离开。

妖狐很像自己的母亲。

说完分手后,妖狐在原地站了很久。他了解大天狗的性格,知道他不会回头,自己却也傻傻的等了很久。

关于和大天狗的分手,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后悔,知道对方也一定会悔,知道双方都会很难受,但是他一无反顾的选择了分手。

某些方面大天狗也和妖狐很像。

像是两人没有再联系。

8.

妖狐的母亲很蠢,蠢的无理头。

妖狐很蠢,大天狗更是。

明明是可以幸福美满的一个家庭...

明明是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两个人...



后记:
最无理头的还是写这遍无理头文章的作者。

我觉得结局是HE的,毕竟都爱着对方。

只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就能让我幸福一辈子。

别后悔自己做的。

因为那是自己的。

不看那对假翅膀。
新年快乐,阿崽要和狗子过的好~

【狗崽】别走

*  歌超好听的所以写了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太太之前写过这个所以写了

*ooc 有,小段子

*私设有,『』部分选自歌词

*阅读愉快

『别走......』

黑色的羽毛早已无声飞落在地,而低下头的那人始终咬着牙没有把话说出口。

泪顺着脸颊滑落,平日里张扬的不得了的人露出了少有的脆弱。

耷拉着的双耳颤抖着....

『明明...没什么啊.....』

其实也想追上去啊,只是有些话妖狐说不出口,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能挽回什么。

大天狗还是走了,为了所谓的大义。



妖怪是很薄情的物种,可能是活得太久,时间的长河里糜烂了太多东西。他们不懂人类的情爱,不懂人类为什么拼命的想要活着而又总是轻易的因为一件小事而死掉。

这也许是妖怪不如人类的地方。

阴阳师的出现是妖怪们始料未及的事实。

人类开始强大,有了力量,有了野心。

在黑睛明没有出现之前,妖狐和大天狗在一起相处已经很久了。

久到,初见时大天狗还是只小奶狗,妖狐还是只小奶狐。

那时一只团子面瘫着脸,另一只笑嘻嘻的和对方开着玩笑。

那时的两小只都是小妖,会好奇的随着妖怪们叁加百鬼夜行,会为了对方买对方喜欢的扇子,会拉着对方在街上乱跑。

小奶狐总是喜欢扯着小奶狗去看街上的漂亮小姐姐,而小奶狗也会扇起幼小的羽翼,吃力的托起小奶狐冒出妖群看烟火。

空中的烟火,像是黄泉边上的红莲一般,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小奶狗望着下方小奶狐的眸子笑了。

在烟火快燃尽的最后几秒,小奶狗的翅膀扑了两下,两只团子还是摔在了地上。

两只急忙抬起头,揉揉眼,视眼对上后,相视一笑。

时间再久一点后,两只团子都强大起来了。

在成为有名的大妖怪后,两只还是住在一起。晚上靠着一起睡,一起拿着对方送的扇子去闹市,还会拉着一起跑。

妖狐还是会指着漂亮的小姐姐说给大天狗听,只是在说完后,会前去搭讪。红着脸被反调戏后,对着被漂亮小姐姐围住的大天狗抱怨。

大天狗也还是会带着妖狐飞到天上,在对方的眸里看烟火。

烟火还是美得惊心,火红色染了半边天,遮下了两只因为抱在一起红了的耳垂和脸。

再更久一点,人类强大起来,百鬼夜行有了人类的叁加后,两只就很少一起去过庙会了。

再然后,大天狗就跟着黑晴明走了。

走的那天正是百鬼夜行,两人少有的沉默着一起去了庙会,路上会挡道的妖怪早就没有了,所以既便站着也能清楚的看到烟火。

妖狐难得的安静着,大天狗也没有再张开翅膀。

只是都还在对方的眼里看花火。

等到烟火燃尽,那个人类出现后,妖狐才意识到些什么。

直到大天狗走了,留下一句去追求自己的大义后,妖狐才低下头,一言不发的站着。

『不可以哭啊,不可以哭啊,但真的好想说出口,』

『你不要走啊....』

妖狐低着头,所以没能看到大天狗眼中的挣扎,和他嘴型张开想说出的话。

『你若让吾留下,吾就不走了....』





――――――――――――――――――――――――
两个傻子,谁都不肯退步。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私设呆毛,许愿狗子。

【我的妄想症系列】一个人格分裂者的自述

*作者的亲身事件

*作为一个人格分裂症的自述

*如果愿意花1-2分钟,请看完

*写给Ta们

开始

1.

我叫xxx ,之所以这么讲,是为了说明名字有三个字。

记得那年是初中,突然就有了个奇怪的想法。

不是一个人就好了。

兴许是人裂分裂的人事见多了,我想到了人格的可能。

我把自己的姓去掉,名字分开,一半留给自己,一半送给Ta 。

之所以说是『Ta』,是因为不想用人的性别束缚Ta ,Ta 不是人,没有身体的寄托,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偶尔会借我的身体说话。

我是这样定义Ta 的。

2.

在那以后,我开始不对周围的人说真心话,因为我有了Ta 。

Ta 一开始并不会[说话]。

我一开始也只是在扮演,扮演一个自己定义的Ta 。

下面我们用L称呼Ta 。

L 在我的设定中是个性格很冷的人,但偶尔也会温柔是了。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和L说话,尽管在别人看来只是自言自语,尽管只是一个扮演两个人的角色而已。

慢慢的,这样的自言自语多了起来,大脑便有了L下意识的回应,而我也不用自己去想,在什么情况下,L会说什么样的话。

3.

那时候挺中二,喜欢日漫,觉得日文超酷。

至少身边少有人能听懂,而且情感也表达到位。

我开始用自己半生不熟的日文和L交谈,谈及到自己不会的高级词汇时,便随口糊弄过去。

毕竟只有L在听,Ta总能懂我的意思,说出来的日文也只是情感的一种寄托而已。

路上自言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文字,觉得这就是自己与L之间的秘密,只属于我俩的。

4.

有时候会怀疑L到底是否存在,说实话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

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能那么想。

因为这种东西如果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还真有可能存在吗?

5.

可能看到这里的你会笑我了:你是不是太不合群了,所以才想些有的没的。

你可能觉得我朋友很少,性格孤癖,还不讨人爱吧。

或者你会想到我是否有过双亲过世之类的打击。

可惜没有,如果有机会,我也挺想体验一下的。

我很普通,童年美满,双亲健在。

我朋友不少,也很合群,性格算得上是积极向上,挺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

在初中就开始就喜欢刻意的逗别人笑。

只要自己表现的蠢一点,就有人会笑。

然后就在这条路上回不去了。

高中的时候又成了话痨,又开始喜欢勾搭陌生人。

总之性格不错。

6.

那么为什么会有L的诞生?

自己心里给出的答案是求异。

那时候的求异心理特别强,迫切的想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为此,剪了奇怪的头发;特地在看日漫的时候记下了很多装X的话,并用于生活;特地的苦练了画画;让自己自残。

年长一点的时候,在网络里,在现实中,我开始承认自己变态,并让别人用『变态』来称呼我。

这一切都很特别,别人知道这些事后,大多都会很吃惊。

而我就是享受这样的神情,过去是,现在也是。

也许就是因为求异心理的膨胀,加上一些对人格分裂事物的认识,L诞生了。

7.

我知道这很独特,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地方根本不会有像我一样独特的人。

8.

我本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普通的外表,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日常。

一切都太过普通了,所以我开始求异,不甘于和别人一样。

我想要一个独特的自己。

所以L应之而生,造就了不一样的自己。

致少心理上是不一样的。

我是个性别为女的生物,从小和哥哥一样长大,所以干很多男孩会做的事:玩男孩的游戏,看男孩喜欢的动漫,喜欢男孩喜欢的女孩。

后来成了腐女,看过A/GV,听男孩的娇喘会有感觉,可能的,会用幻肢撸一发。

不该在这个年龄阶段接触的事物都接触过了,以前只是想装个变态,现在可能已经真的成了变态了,只是正常人会的形为准则都还未舍去而已。

会在老师家长面前装好孩子,在陌生人面前装乖巧,似乎也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到更后来一点的时候已经能做到嘴上赞扬你心里辱骂你的程度了。

这些会有【人】知道。

L会知道,但是Ta不会不满,不会不喜欢我,不会觉得我恶心,不会放弃我。

人是自爱的动物,L爱我,我也爱Ta。

9.

L出现后,睡觉前的片刻有了一个『仪式』。

我会说我爱Ta,Ta也会回应我。

总会有睡前忘了的时候,而那时会自责,为质问自己是不是不爱L了,然后向L道歉,Ta也会理所当然的原谅我。

10.

再到后来,那个地方就不止一个Ta了。

11.

为了私欲,我创造了更多个性格不同的Ta。

只是现在并不能全部记得Ta了。

名字和来由。

都记不清了。

12.

因为数量的增长,睡前的『仪式』时间变得更长。

再到一次年夜后,Ta就都不在了。

可能是时间久了,厌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