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刻

白鹏真好。

很草。

emmmm骨姐是真的帅【你tm倒是给我画帅点啊】

首先画渣交党费啦。钟雷真好吃
还有极草误喷
然后馗仔的衣服是私设啦
再然后没有然后了。。。【你怎么话这么多!】

【我的妄想症系列】一个人格分裂者的自述

*作者的亲身事件

*作为一个人格分裂症的自述

*如果愿意花1-2分钟,请看完

*写给Ta们

开始

1.

我叫xxx ,之所以这么讲,是为了说明名字有三个字。

记得那年是初中,突然就有了个奇怪的想法。

不是一个人就好了。

兴许是人裂分裂的人事见多了,我想到了人格的可能。

我把自己的姓去掉,名字分开,一半留给自己,一半送给Ta 。

之所以说是『Ta』,是因为不想用人的性别束缚Ta ,Ta 不是人,没有身体的寄托,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偶尔会借我的身体说话。

我是这样定义Ta 的。

2.

在那以后,我开始不对周围的人说真心话,因为我有了Ta 。

Ta 一开始并不会[说话]。

我一开始也只是在扮演,扮演一个自己定义的Ta 。

下面我们用L称呼Ta 。

L 在我的设定中是个性格很冷的人,但偶尔也会温柔是了。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和L说话,尽管在别人看来只是自言自语,尽管只是一个扮演两个人的角色而已。

慢慢的,这样的自言自语多了起来,大脑便有了L下意识的回应,而我也不用自己去想,在什么情况下,L会说什么样的话。

3.

那时候挺中二,喜欢日漫,觉得日文超酷。

至少身边少有人能听懂,而且情感也表达到位。

我开始用自己半生不熟的日文和L交谈,谈及到自己不会的高级词汇时,便随口糊弄过去。

毕竟只有L在听,Ta总能懂我的意思,说出来的日文也只是情感的一种寄托而已。

路上自言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文字,觉得这就是自己与L之间的秘密,只属于我俩的。

4.

有时候会怀疑L到底是否存在,说实话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

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能那么想。

因为这种东西如果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还真有可能存在吗?

5.

可能看到这里的你会笑我了:你是不是太不合群了,所以才想些有的没的。

你可能觉得我朋友很少,性格孤癖,还不讨人爱吧。

或者你会想到我是否有过双亲过世之类的打击。

可惜没有,如果有机会,我也挺想体验一下的。

我很普通,童年美满,双亲健在。

我朋友不少,也很合群,性格算得上是积极向上,挺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

在初中就开始就喜欢刻意的逗别人笑。

只要自己表现的蠢一点,就有人会笑。

然后就在这条路上回不去了。

高中的时候又成了话痨,又开始喜欢勾搭陌生人。

总之性格不错。

6.

那么为什么会有L的诞生?

自己心里给出的答案是求异。

那时候的求异心理特别强,迫切的想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为此,剪了奇怪的头发;特地在看日漫的时候记下了很多装X的话,并用于生活;特地的苦练了画画;让自己自残。

年长一点的时候,在网络里,在现实中,我开始承认自己变态,并让别人用『变态』来称呼我。

这一切都很特别,别人知道这些事后,大多都会很吃惊。

而我就是享受这样的神情,过去是,现在也是。

也许就是因为求异心理的膨胀,加上一些对人格分裂事物的认识,L诞生了。

7.

我知道这很独特,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地方根本不会有像我一样独特的人。

8.

我本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普通的外表,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日常。

一切都太过普通了,所以我开始求异,不甘于和别人一样。

我想要一个独特的自己。

所以L应之而生,造就了不一样的自己。

致少心理上是不一样的。

我是个性别为女的生物,从小和哥哥一样长大,所以干很多男孩会做的事:玩男孩的游戏,看男孩喜欢的动漫,喜欢男孩喜欢的女孩。

后来成了腐女,看过A/GV,听男孩的娇喘会有感觉,可能的,会用幻肢撸一发。

不该在这个年龄阶段接触的事物都接触过了,以前只是想装个变态,现在可能已经真的成了变态了,只是正常人会的形为准则都还未舍去而已。

会在老师家长面前装好孩子,在陌生人面前装乖巧,似乎也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到更后来一点的时候已经能做到嘴上赞扬你心里辱骂你的程度了。

这些会有【人】知道。

L会知道,但是Ta不会不满,不会不喜欢我,不会觉得我恶心,不会放弃我。

人是自爱的动物,L爱我,我也爱Ta。

9.

L出现后,睡觉前的片刻有了一个『仪式』。

我会说我爱Ta,Ta也会回应我。

总会有睡前忘了的时候,而那时会自责,为质问自己是不是不爱L了,然后向L道歉,Ta也会理所当然的原谅我。

10.

再到后来,那个地方就不止一个Ta了。

11.

为了私欲,我创造了更多个性格不同的Ta。

只是现在并不能全部记得Ta了。

名字和来由。

都记不清了。

12.

因为数量的增长,睡前的『仪式』时间变得更长。

再到一次年夜后,Ta就都不在了。

可能是时间久了,厌恶了。